「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。」

所有美丽皆为悲伤 02

※ 前文→01。第二章完整版。


-第二章-


有时候,丸山无可避免地担忧起不算太久的以后,想到第二天的早饭、下个月的房租、只剩不到半瓶的沐浴露。涉谷往里面添了些水,摇一摇又能灌满一整瓶。门前的路灯暗了很久也没人来修,大地震以后,电力公司的发言人变得和政客一样夸夸其谈。丸山将装满打折食品的购物袋提在左手,他弓起腰,在口袋里摸索了好一会儿。门把手转动的声音惊扰了灯柱顶端的乌鸦,不速之客披着夜色飞走了。叫他想起高中时代,在他课桌上乱涂乱画的坏小子被抓现行,愠怒中不屑一顾的神情。他走进门,廊灯以沉默迎接;月色过于寡淡,不足以敲开窗户。光芒仿佛把这个角落忘记了。

他对着黑暗,轻声道...

把思考过多注入同人文,也许是种徒劳的行为。当意识到这一点时,已经在歧路上徘徊很久了。

但尽管接下来的决定与意识相悖,也会坚持把所有美丽皆为悲伤写完。并将只专注于这一篇。很难描述对这篇文章的执着,它使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实。一个混乱、偏执,聚集了无数个他们和我的碎片的大熔炉。我以前留下了很多石头,希望这次能好好地留下一颗水晶。

感谢一直以来的陪伴。来去请随意。之前在意过太多来去,所以始终非常痛苦。在这里,我已经拥有很多美丽的相遇。人不能太贪婪。我必须知足。

每写完一章(约一万字的篇幅),会上来更新一次。这将是场从西欧烧到北非的战役。它很漫长,但,我们终将胜利。

我并无资格为谁所铭记。只...

す。

楽園

※ 涉谷啾形态是只山雀。无cp tag。山雀系列用来思考人生用。


我醒来时,涉谷再次变成了鸟。黑色头顶,白眼窝,胸脯是金黄和橙的混合,像极富热带气息的饮料,海军蓝色翅膀(他习惯称之为藏青),喙的尖端沾着点儿红。我注意到他时,他正歪着脑袋有节奏地敲桌子。桌上是新拆封的白纸,他在纸上挠了一整页五线谱。但他没用尺子,线是歪的,让我看到农田荒凉的时节,地上那些漫不经心的犁沟。他在犁沟里扑打着翅膀种豆子。

我爬起来煮早餐,喂他一点吐司碎屑和葡萄干。我尽量避免在他面前食用任何禽类,而他表示并不介意。“只要你不把我吃了就行。”于是我有时也会炸冷冻鸡胸肉吃。他只吃外层的面糊脆皮。这是一种高效率的能量源,有...

春行灯

※ 《半浮生》的番外,以非在线公开形式收录于个人志Bombastic。今天又是一个6月25号,入丸昴坑已经三年了。把这篇发上来当做一个庆祝吧。


“一生一世一双人,半醉半醒半浮生”


那年的花期来的比往日晚,四月将近,枝头还挂着骨朵,睡美人似的,迟迟不愿张眼。怕是怪早晚风急,不给花芯见光的机会,也隐隐催人多添衣服。涉谷往火炉里投了几根新木炭,火星溅上榻榻米,钻出个指甲盖大小的洞,远看像卧着只甲虫,正默默酝酿一场飞蛾扑火的大动作。涉谷盯着黑洞笑过个把分钟,不觉歉意,只觉有趣。自家先生是心胸开阔的好人,才不会为这种小事发脾气。这会儿火苗烧得旺了些,也学了乖,规规矩矩舔着炉膛,只有...

晚钟 <中>

※ 前文→<上>。一不小心写多了……


再见面是在冬季巡回演唱会的千秋场,三次安可下来,丸山的嗓子都哑了。姑娘们将他的名字喊得惊天动地,光靠声音都能把他抛到天上去。涉谷那次执意不去丸山预留的关系者席,而是买了张边边角角的票,只能看见丸山的半张脸,还特意将坐席号守口如瓶。丸山利用全部歌曲的前奏和间奏在观众席中找他。那是一片富营养化的海,漂浮在海面上五颜六色的微生物将他严严实实地保护起来了。人们有可能在大海寻找到一条鱼,却永无可能从中辨认出一颗再寻常不过的水滴。涉谷甚至无需刻意自我隐藏,周围的水域将他轻易地吞没了,蓝藻在头顶回旋漂浮着。

他的举动并非完全出于赌气——好吧...

晚钟 <上>

※ 偶像丸x普通人涉。设定是涉在海外留学,一个异地恋的故事。两发完结,由于一口写不完了就先发上篇。


当涉谷意识到忘记回复丸山的上一条消息时,已经是两周之后了。这两周他过得相当混乱:无数作业和死线;一点点必要的社交,不过程度还好,没有超过他所能承受的安全限额。十六时五十九分,他踩着截止期前三十秒提交了最后一份课程报告,三十秒之后,从云雾缭绕中徐徐放晴的傍晚终于降临了。他恍然以为黎明将至,恨不得煮杯咖啡来庆祝这崭新的一刻。但在安心享受短暂平静之前,他还有不少要紧事得做。霞光给他的身体里充了记动力十足的电流,助他一鼓作气清理过堆了三天的外卖盒子,又拖着吸尘器,给公寓做了个大扫除。他举...

补一下停车场

鉴于evernote打开速度过慢或者根本打不开。ao3注册貌似需要排队,说最早14号才能注册上。试了试markdown这边,自测可用,放在这里公测一下。一共是现有的五辆完整的车。按时间顺序:

1. 爱的零距离射击

2. Love Juice

3. 妄想まとめ

4. 黎明之前唯有你我爱语呢喃

5. 此生只对你情有独钟

不知道打开速度怎么样,如果不可用的话请告知,我会继续想办法。如果可行的话,考虑今后批量替换原链接。今晚光鼓捣这个了,新车没开完,不好意思,这周之内一定双手奉上。

p.s. 早期写过的肉真是干巴巴= ...

Exodus

去他妈的枷锁!我们终于可以相爱了!


多数时间里,我始终在注视他的背影,这不仅仅是因为他身材不够高大,而不得不站在前排的关系。有些人,即使身陷阴翳,你也看得到他的身影在前方熠熠发光。我要说的就是这样一个人。他如此灿烂夺目,让一切浮夸的形容词黯然失色。他的存在本身即凌驾于语言之上,是巴别塔云雾缭绕的顶端。北半球冬季的夜空不会有谁比他更醒目,当你想要眺望时你会望见他,相隔万里,玛亚女神的星云朝你倔强地眨眼睛。

在一些角度我可以轻易地拥抱他,一些角度不行,一些角度是禁区,一些角度是令我们彼此都沉醉的天堂。他的肋骨像一条条坚韧的钢筋,汇聚在胸前薄薄一片,触感叫我胆战心惊,生怕哪天胸腔...

来吧,任性一回,评论里留梗,试着搞一篇蜜里调油的,边吃血糖值边升高,吃完之后尿糖值一堆加号的丸昴。

最近一直在改本子,也在写番外,这块大号甜面包不能保证会很快烤好。但是,该烤的甜点一定会烤的。让面团多发酵一会儿。

到发文之前近期有效。到时会尝试结合几个梗写。请允许我搞定本子先(笑)

追加:评论是牛奶巧克力工厂,大家一起尝一尝。

1 / 6

© 涉山久 | Powered by LOFTER